淺談“游戲障礙”

在5月25日舉行的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上,正式將“游戲障礙”定為疾病,納入《國際疾病分類》(ICD-11)。

“游戲障礙”(Gaming disorder)被定義為:“一種行為模式,其特征是對游戲失去控制力,對游戲的重視程度高于其他活動,以至于游戲優先于其他興趣和日常活動,以及即使出現了負面后果,仍將游戲繼續下去并不斷升級。”

WHO給出的診斷標準非常嚴格,規定為:“要診斷為游戲障礙,其行為模式必須足夠嚴重,足以導致其在個人、家庭、社交、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領域造成重大損害,而且通常至少在12個月時間里存在明顯癥狀。”


其實在這項決議通過之后,來自歐洲、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韓國、南非、巴西等地區的游戲機構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希望WHO能夠重新審查這項決議。可見,他們認為游戲障礙不是病,更加認為這一決議的通過會損害他們的商業利益。

“游戲障礙”和“賭博障礙”等病癥歸為一類,屬于有害的病態成癮行為。對于游戲上癮的定義和危害,可以與賭博上癮這方面相聯系。完全地沉迷其中,賭博傾盡家產,而玩游戲上癮的人,也會時不時充值幾千乃至幾萬元,性質我覺得是可以等同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確定一個人是否有“游戲障礙”的標準是不清晰的,參與這項工作的波茲尼亞克博士表示,“喜歡玩游戲”和“游戲成癮疾病”之間盡管在行為模式上有些類似之處,但在判定上存在著極大的量的差距。簡單來說,就像“喜歡喝酒”和“酒精成癮”一樣,后者的判定標準是非常之高的,只有前者的行為失控到一個極其夸張的程度時,才能被認為是疾病。

WHO給出的診斷標準非常嚴格,規定為:“要診斷為游戲障礙,其行為模式必須足夠嚴重,足以導致其在個人、家庭、社交、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領域造成重大損害,而且通常至少在12個月時間里存在明顯癥狀。”

對于WHO給出的診斷標準,我也有幾點不認同。重大損害,多重多大才算符合標準?“游戲障礙”作為精神疾病,我覺得還是得從精神方面入手,雙眼只顧掌中機,一心全在游戲里,對外界的任何活動沒有感知沒有反應,或者說“走火入魔”。當然,一天兩天這種狀態不叫“游戲障礙”,當這種情況越來越頻繁地出現,那可能就不是簡單的沉迷游戲,而是對游戲上癮了。

我反對賭博。我認為這完全是靠運氣的金錢游戲,賭大賭小雖然概率的知識在其中,但是賭徒們一旦成癮,是不會有理性思考的。相比賭博,還不如把錢拿去買福利彩票。我不反對游戲,游戲對于我來說,是一種放松的方式,我不沉迷其中,它也沒有足夠的魅力能誘惑到我。

“游戲障礙”有一定的道理,我贊成它將對游戲高度上癮定為一種疾病,這也是對世界上沉迷游戲的人的一種警惕。

歷史文章推薦:

發布者

青山

一個熱愛生活,喜歡寫作,喜歡博客,熱心交友的高中森。

《淺談“游戲障礙”》上有36條評論

  1. 現在市面上到游戲很一般,沒什么興趣玩游戲了。如果哪天真到出來虛擬游戲,戴頭盔或者游戲倉之類的,倒是可以玩玩。

  2. 我年少時差點也成了網癮少年,天天想著電腦和游戲不善于交際,還好隨著年齡慢慢覺悟了,現在對于各類游戲都毫無興趣。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