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斯長于斯

生于斯長于斯

——淺談愛國

2018年2月20日,兩男子身穿日本侵華戰爭期間的日本軍裝,手持帶刺刀的步槍,旗子,在南京保衛戰主戰場之一的紫金山碉堡擺出各種pose拍照,并將照片上傳至社交網絡,引發網友熱議。

無獨有偶,在2017年8月,四名中國青年身穿仿制的二戰日本軍服,在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合影,并將照片上傳至微博。其實,像這類事件還有很多,許多網友站在思想道德的角度上去譴責他們素質低下,道德不行。也有網友站在歷史的角度上去痛斥他們遺忘歷史,在先烈的英魂上肆意踐踏。但是,我想站在愛國的角度上談談“精日分子”。

之前,現任外交部部長王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被問到如何看待“精日分子”,他義正言辭地回了一句:“中國人的敗類”沒錯,以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看,罵他們一句敗類并不過激。他們身上流淌著中華民族的血液,行為上卻是在侮辱中華民族。有網友曾問他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腦海中是否浮現“愛國”二字,自然沒有得到回答。但是我想他們的行動就是最好的回答。

115年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收到一封匿名信以及一萬兩千美金。信中寫道:“謹此奉上一萬兩千美金,希望在貴校捐辦一所漢學系。”而信的落款是“A Chinese Person”,一個中國人。他的名字叫丁龍,廣東勞工,終生未娶,一輩子生活在一個美國貴族家中,他一生為仆。被當做“豬仔”一樣賣到美國,他沒有收到過很好的教育,他的文化水平不高,但就是這樣的他卻有一個如此堅定的信念,那就是要讓中國的文化在美利堅的土地上落地生根。他成功了,“一個中國人”這樣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卻讓他如此堅守著自己的信念,讓祖國的文化能傳揚海外。我們今天總問何為愛國,我想,對于丁龍來說,愛國就是讓中國文化在四海飄揚,能夠光華永世。

原北大校長馬寅初曾說:“所謂北大精神,便是那種奉獻犧牲的精神,便是貢獻國家和社會,不計個人利害勇敢直前。”所以他在面對如潮水般涌來的批評時,依舊堅定自己控制人口的政策主張,“即使所有人都站在對面,但是我憑良心,我站在這邊。”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

我們今天說何為愛國,其實愛國很簡單,只是一個信念,一份堅持。愛國不一定要轟轟烈烈,只需要細水流長。祖國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源。沒有祖國就沒有我們做人的尊嚴;沒有祖國就沒有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我們現在說何為愛國,其實愛國并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也并不是一個模糊的語詞,它是一種生于斯長于斯的情感。它有時如小雨淅淅,有時如長河浩蕩,但是它卻滋育著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心田。

時光機

我們在時間的線條上行走

橫軸與縱軸追趕著交叉

密密麻麻仿佛織成一張網

倘若遇上時光機

它誘惑著你:

“我載著你回到過去”

你是悄悄拒絕

還是悄悄跟隨

 

時間的線條已成密網

我們都是一只小小的

追趕著的蜘蛛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吐著絲,織著青春的網

 

再遇時光機

定會悄然謝絕

無法從網中掙脫

看著明天,放下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