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侵權:讓原創越走越遠

尊重一個作家,一個音樂人,就應先從尊重他們的作品開始。每一份作品,所花費的時間難以計算,所灌注的汗水難以估量。如果我們不經允許和授權盜用其勞動成果,這便是對汗水、智慧、勞動力成果的不尊重,對創作者的不尊重,更是對法律道德的漠視。

2018年7月3日,獨立音樂人李志發長文怒斥《明日之子》未經授權翻唱其作品,并索賠300萬。這已不是李志第一次維權了,2010年,李志與幾名音樂人簽署致蝦米音樂的聯合公告,打響了音樂人維權的第一戰。2015年-2018年,李志歷時三年,完成對酷狗公司未經許可將其約50首音樂作品上架并允許免費播放和下載這一控訴。盡管過程漫長而艱辛,但是這體現了一個獨立音樂人運用法律武器捍衛自己權利的毅力與決心。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勝利,他的成功,在社會上起到了標桿作用,告訴大眾,“我的歌不是你想唱就能唱的!”李志的維權意識和法律意識將深深影響社會各行各業,鼓勵大家勇敢地站出來,勇敢地捍衛自己的正當權益。

無獨有偶,2018年8月8日,上海辭書出版社公司將北京搜狗公司起訴至法院,理由是:搜狗公司未經許可,在其運營的網站“搜狗百科”中大量使用《漢語大詞典》中的詞條內容,且未注明內容來源。被稱之為“傳統媒體在互聯網化道路中對版權的自我維護”的版權戰就此打響。

無論是音樂人維權,還是傳統媒體維權,都從中表明,公眾的版權意識逐漸提高,尊重知識的良好社會氛圍已經在慢慢形成。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任何知識產品,智力成果都受國家法律的保護,任何人不得侵犯。有關網友表示,從未考慮過在網上搜索的詞條是否存在版權問題,反映出一個問題,人們僅僅局限于對活生生的文學作品,音樂作品才享有版權,而忽視了互聯網上的勞動成果同樣享有版權保護,哪怕是一張圖片(正如本文中的圖片,有版權聲明)。

在中國傳統文化數字化、互聯網化的道路上,更應以知識產權保護為核心,必須遵守各項法律法規,不斷完善法律體系,順應時代的發展與變化,加大普法力度,推動法律知識版權意識大眾化,民眾化,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提高自身的版權意識,維護真正的版權,讓創作者和其勞動成果得到尊重,讓原創越走越遠。

沒有假期卻風雨兼程的環衛工人,請尊重他們,愛護他們!

每年的節假日、寒暑假,尤其是國慶黃金周期間,各地產生的旅游垃圾會迅速增多,各個旅游景點,隨處可見游客游覽景點時產生的垃圾。如此大的環境負擔,不僅給生態環境帶來了壓力,更給日日夜夜無假期在崗工作的環衛工人增加了壓力。

2018-10-13期的《新聞周刊》選出的本期人物是南京中山陵景區的一名環衛工人——徐道海。今年59歲,從事這行業已經17年。十七年來,他風雨兼程,從不馬虎行事,盡管他的兒女早已成家立業,本可以享受天倫之樂。國慶七天長假,卻是他最忙碌的日子。他把垃圾從山頂運到山下,扁擔上的兩個尼龍袋得有一百多斤,盡管這些年游客素質已有提高,但是黃金周游客多垃圾也多,他每天仍需往返十幾趟來運送垃圾。每天早上六點半開始,一直到晚上六點半,十二個小時的超負荷工作,對于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更是難上加難,十二個小時,沒有一刻松懈、休息的時間,吃飯都得輪著來……

看著徐老大爺挑著垃圾,顫顫悠悠地從山頂走到山腳,途中還一直提醒游客:“師傅,誒,讓一下讓一下!”生怕自己手中的垃圾袋撞到別人,到頭來還是環衛工人的責任。看見此景,誰的內心不會為之震撼,誰不會為徐老大爺感到心疼?歡樂的假期,我們揮灑著歡樂,環衛工人卻是在揮灑著汗水。徐老大爺還提到,有不少游客對于環衛工人的好心勸告“同志,垃圾不能亂扔啊!”,非但沒有聽從,反而態度惡劣,“這是你的責任…你應該做的事”,也有不少游客將煙頭,紙頭塞到樹下的洞里,環衛工人必須要親自用手去掏出來。諸如此類不文明的現象,在全國各景點已是屢見不鮮。盡管如此,徐老大爺明年就60了,仍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不管有多累,有多臟,起碼他看到了回報。有不少懂禮貌的游客,在進入景區前,會自備垃圾袋,將游覽途中產生的垃圾自己收起來;也有小孩子主動拾起地上的垃圾,放入垃圾桶,還給徐老大爺等環衛工人送蘋果,道一句感謝和辛苦……正因為人們的環保意識不斷提高,使他堅定了繼續干下去的決心,他憨憨的笑著說:“我在景區工作20年了,把景區當做我的家,不管再苦再累,我也要將景區打掃干凈,這不僅是給游客留下一個好印象,也是對先人的敬仰和尊重。”

2018年8月14日,西安一路邊店面監控拍下“離奇一幕”,兩名女子將帶來的一包煙頭扔在地上,另一人拍照后離開。路人提醒負責打掃的環衛工人李師傅,稱有人故意倒煙頭,查看監控后,李師傅說她倆是檢查員,已不是第一次倒煙頭了,平時一罰就是200元。相比于前文提到的環衛工,這則新聞中的李師傅更是十分委屈。辛辛苦苦打掃好的街道,被一包煙頭誣陷,就罰走了200元,這200元到哪去了?自然而然落入了那兩個檢查員的腰包中。如此不尊重勞動人員,不尊重其勞動成果,更何況自己身為公職人員。

種種現象表明,我國對環衛工人的保障遠遠不夠。首先是人格尊嚴上的保障,游客是人,普通民眾是人,環衛工人更是人,他們也有尊嚴,他們也不希望自己的勞動成果付之一炬,他們也不想受到別人的欺騙與辱罵……原因何在?我國人口素質低下,只注重經濟的增長,而忽視了道德層面的思想修養的提高;其次,環衛工人的安全保障尤為重要,。他們在車輛來往不息的街道馬路上工作,承擔著時刻被車輛撞到的風險,而那些不遵守交通規則的駕駛者,在撞到環衛工人后逃逸,此類的新聞難道還少嗎?如果不加快法律法規的完善,嚴懲不遵守交通者,環衛工人的工作將會越來越危險;一個正式環衛工人,不包括被投訴、遲到罰的款,一個月的工資也就2800元左右,但是要知道,我國上萬的環衛工人,大多數是臨時工,沒有加薪,沒有獎金,也沒有五險一金,生命安全、勞動者權益無法得到有效的保障,這樣下來,一個月的工資,1500元都不到。可想而知,當他們在工作時發生意外,卻無力支付醫藥費時的痛楚。我們要建設的國家,是富強文明民主和諧而且美麗的國家,國家的環衛事業,不僅僅是環衛工人的責任,更是我們每一個中華兒女應盡的義務,愛護好周圍的環境,更要愛護和尊重那些“橙衣天使”,提高自己的環保意識和思想道德修養,大學生更應主動成為志愿者,在節假日期間,幫助環衛工人打掃景區,清理街道,在全社會形成愛環保、愛衛生、愛環衛工人的時代新風尚,這就如徐道海所說:“對先人的敬仰與尊重。”

徐道海只是我國成千上萬的環衛工人中的一個,以他的無私奉獻,不畏艱難而受到大家的敬佩。我們應行動起來,同環衛工人一起,保護祖國的大好河山,保護祖國的生態環境,為建設富強文明民主和諧美麗的強國而奮斗!

2018.10.19 經楊景文學長提醒,本文增添了內容,已補充完整。

Begin主題修改文章摘要形式

繼續魔改我們的Begin主題,這次是修改WordPress自帶的摘要樣式,先貼出css代碼:

/* 摘要 */
/* 修改 */
.abstract {
	color: #999;
	font-size: 14px;
}
/* 修改 */
.abstract fieldset {
	margin: 0 0 10px;
	padding: 5px 15px;
	border: 5px solid #ddd;
	border-radius: 10px;
}
/* 修改 */
.abstract legend {
	padding: 0 5px;
	color: #999;
	font-weight: bold;
	font-size: 18px;
}

將上面的代碼粘貼至style.css文件,或后臺-外觀-主題-自定義,添加css代碼。

看看效果:

這是修改之前的
這是修改之后的

是不是特別有立體感,比原先的好看多了。

外賣平臺:買到美食,不想出賣安全與健康

近年來,外賣已成了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行業,伴隨著各個外賣企業的發展與壯大,“舌尖上的安全”問題愈益凸顯,受到關注。無數事實證明,在一個沒有規則,監督又缺位的市場環境里,商家的“良心”往往是靠不住的。

各大飯店,快餐店與相關外賣平臺開通合作,用戶可在平臺上查看商家信息,地理位置,菜品種類,并付款下單。這對于那些工作繁重的年輕人來說,外賣平臺的出現極大地提高了他們工作與生活的便捷性,手指一點,等候十多分鐘,便有美味的食物送來。但是,用戶僅僅只能看到菜品信息,看起來十分美味,從表面上看也覺得十分干凈,他們卻看不到制作食物的背后,商家的生產是否安全,衛生,是否可靠,這些一概不知。這正是外賣行業存在的一大隱患。

外賣商家注冊入駐外賣平臺十分簡單,只需提供衛生許可證照片,商家身份證和一些其他的證件,因而我們看到的只是“干凈的衛生許可證”,而不是干凈的廚房,干凈的生產平臺,干凈的食品;而外賣平臺對此又沒有實質性的監督,從而無法保證商家的衛生安全以及職業道德。

另外,各大外賣平臺的出現,勢必會帶來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三外賣平臺被約談 涉嫌惡性競爭破壞外賣市場秩序)。單從派送外賣的騎手來說,惡意競爭,互相搶速,甚至發生沖突和矛盾。況且,騎手一般騎電動車或摩托車進行派送,安全得不到保障,且有些騎手無視交通法規,單手騎車,另一只手拿著手機看消息;闖紅燈,占用人行道……這也反映出外賣平臺只顧經濟效益,導致監管不善,而且入職門檻低,對員工要求不到位。

許多能夠持久經營下去的大企業,都秉承“顧客是上帝”的理念,以無微不至的態度對待顧客。然而,如今許多外賣平臺的員工,對于顧客,態度十分惡劣。沒有遵守職業道德,沒有良好的思想道德,在派送過程中,偷吃客戶的餐物(相關閱讀:外賣小哥在電梯里大口偷吃還喝湯,吃完悄悄放回),或是漏發餐物,送餐時間過長……

 

顯然,外賣與任何餐飲食品領域一樣,急需一位盡職盡責的食品安全“守門員”。

誠然,政府及主管部門責無旁貸。作為社會秩序的維護者與審判者,及時制定外賣行業的運行規則,行業標準,質量要求等迫在眉睫。近年來,外賣業的快速崛起,導致監管法規以及游戲規則建設滯后,《網絡餐飲服務食品安全監管管理辦法》直至2018年1月1日起才開始實施。外賣提供者須有實體店和食品經營許可證等規定也才得以明確。此后,相關的法規與監管也還須進一步完善。

相較于政府及主管部門的監管,外賣平臺無疑更為接近“守門員”的角色。外賣平臺是商家與用戶之間的橋梁或牽線人,其麾下成千上萬的外賣派送員,更是直接接觸食品的運送者,對商家有無實體店,衛生條件一目了然。因此,作為外賣平臺,在整個產業鏈上,其天生具備監督員的角色定位。

對于騎手方面出現的問題,外賣平臺應提高員工入職機制,綜合考評后再對通過員工進行嚴格審查,定期培訓,并可以采用優勝劣汰的方法保證員工的職業操守和道德。

外賣外賣,我們使用外賣平臺,是希望填飽自己的肚子,享受美食的樂趣,而不是因為它,出賣了自己的身體和健康。

我個人不喜歡點外賣,出于衛生安全考慮,肚子餓了,能做盡量自己做,不為別的,只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