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是個充滿生活氣息的地方

很早之前就想寫這篇文章了,但是當時有想法的時候我在廁所蹲坑,就只在手機便簽上記錄了題目,大家別笑話我。

我們每個人經歷的生活,是我與你,你與他的生活,是感受四季變遷,時光流逝的生活。科技日益發展,讓我們得以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平臺上記錄生活、分享生活,而我們的個人博客,也是一個充滿生活氣息的地方。

我曾看到有人對我的質疑:真不明白在博客上記錄生活有什么意義。其實,我們在記錄時,就已經有了意義。因為你發現你的生活值得記錄,有東西可以記錄,若生活渾渾噩噩,自然無意義可言。記錄,也是為了以后更好地回憶,我時不時翻翻一年前的文章,覺得挺有意思的。

不論是技術博客還是學習博客,都可以發現生活的氣息。

不要以為明月登樓大叔僅僅是個服務器運維大佬,他也是個愛養魚,愛種花的老百姓。在他博客里,時不時會更新他的養魚種花心得;懿古今大叔兼顧懿古今博客boke112導航,在網絡與工作的繁忙交替中,也能看到他對生活的記錄,帶家人飯后散步,帶家人外出游玩……更是以一個廣西南寧人的身份向來自五湖四海的我們介紹了美麗的“綠城”南寧;鏡緣軒,多么有詩意的名字,博主前眼科醫院視光部主任,他記錄日常工作中疑難視光問題的驗光方法,分享有意思的書籍和軟件,共同探討生活中遇到的方方面面,充滿生活的味道,比如說他女兒寫的作文,他與女兒之間的小故事,光從文字就可以想象到相處融洽的一家人……因為博客的存在,我們記錄生活,記錄自己生活的同時,也在欣賞別人的生活。我記錄自己的學習生活,樂意無窮。

不知各位發現沒有,你寫博客記錄生活,同時欣賞別人的生活,自己也處于一種慢慢地提升之中。這同樣是記錄生活的意義之一。多年以后,翻翻歸檔,看看以前的文章,原來那時候的生活是這樣的。

我喜歡這種狀態,有感而發的狀態。有的人用攝影拍照記錄生活,有人用聲音記錄生活,而我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中的一切,用文字記錄我的想法與成長,雖然沒有多大作用,但始終是自己的一份記憶。

所以說,文字是神奇的東西,連詞成句,連句成篇,記錄下我們的生活,博客同樣是個神奇的東西,我們記錄下自己的生活,也能看到別人的生活。博客,充滿生活氣息的地方。

動起筆來,敲起鍵盤來,一起記錄自己的生活吧。

詞語潔癖——語言潔癖

我是在劉瑜寫的一篇題為《詞語潔癖》的隨筆中了解到“詞語潔癖”這么個新奇的詞。

劉瑜了解到自己有“詞語潔癖”是源于朋友的一句話:我這個表,是在友誼商店買的,500美金。劉瑜對此是這樣一番反應:

不就是個美元嗎?為什么要說美金呢?難道一個國家有點錢,連個貨幣名稱也要拽一點么?

我看到這,不禁掩嘴笑了笑,著實在理,估計世界上帶“金”字的貨幣名稱只有美元吧?(當然,我知道這是美元金本位制的緣故)咱們中國雖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錢挺多,但我們沒有在人民幣后面加個“金”字,人民幣金,說著聽著都別扭。

回到正題,詞語潔癖,仔細想想我倒不是很嚴重。盡管罵人的粗話知道不少,但是不會經常噴出口,實在是被惹毛了,幾句粗話爆出口也是在所難免的,我想這也是人之常情吧。因而我對于別人爆粗口,我也不反感,反而覺得很正常。

我最不喜歡聽到的是帶有一些等級色彩的詞語。就好比劉瑜寫的,“高尚住宅”,啊,難道還有卑鄙住宅不成?明顯的高尚——卑鄙,一種等級色彩就出來了。有些人總以為自己高人一等,說什么都可以口無遮攔,做什么都可以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自然而然,從他們嘴里聽到一些有等級意味的詞語不足為奇。另外一個我比較反感的是帶有命令性質的詞語,類如“給我做……”“給我買……”“聽到了沒有……”,這些話我在老師那里聽過不少,師生之間是平等的,如果老師要學生幫忙做事情,也應該說個“請”字,pardon?班主任好幾次要我統計每次月考成績,要不口頭和我說,要不就是QQ上通知我,我做好了,也沒有見老師說句謝謝。

說是“詞語潔癖”,不如說是“語言潔癖”。別人說的某些話,可能中聽,可能難聽,可能讓你覺得喜歡,也可能讓你覺得厭惡。這便是“語言潔癖”。

附文:《詞語潔癖

我不合群,我要改嗎?

我不合群,我要改嗎?這是2018年第五季《奇葩說》總決賽辯題。正好班上在看這一期,看到這個辯題,我忽然感覺我也不合群。我先不回答要不要改這個選擇題,我想先講講我自己。可能算半個不合群的人吧,我喜歡待在我自己的小圈子里,我也喜歡和別人融在一起。我想融進去的圈子是我感興趣的圈子,沒有共同話題的人我也不會浪費口水。這是我對我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不合群也挺好的。你有你自己的個性,有自己的愛好,何必要與別人一樣呢?《奇葩說》里還有過這樣一個辯題:奇葩村里的井水被污染了,其他人喝了水,變傻了,這時候只有你一個人知道真相,你應不應該喝這個被污染的水?同樣的道理,你喝了,和他們一樣了,合群了,那么你們眼里沒有不同了;不喝,保持自我,堅守自我,因為世界需要共性的同時,也支持個性的存在。如果我的朋友不合群,我也不會建議他去改變,我認為這樣不是幫他而是害他。這個世界需要個性,這個世界需要五彩繽紛,而不是只有黑白當道。

節目里有句話說得很有詩意,一個人也是一個群。假如一個微信群里有三個人,你踢掉一個,再踢掉一個,剩下你自己,這群不會解散,因為一個人也是一個群。一個人的小角落不應該被世界遺棄,它也是世界的組成部分之一,雖然小,但是不能被忽視。

我不會為了我的不合群而去改變我自己,即使別人要求。因為我的個性,我的獨特是我決定的,即使不能鶴立雞群,也要有所不同。我贊同《奇葩說》里的觀點,不合群不代表你不與別人交往,不與別人交流。我不合群,是因為遇到的是沒有共同語言的人,遇到志同道合的人,當然會放下我不合群的那一面,積極地融入這個圈子。

俄羅斯方塊這個游戲告訴我們,你改變自己了,你合群了,那你就消失了。我們沒有必要為了合群而去改變我們自己,每個人都可以做一座孤島,因為這是一種自由。雞犬相聞,但是可以老死不相往來。

我上高中以來,還沒有遇到合群的同學,真正合群的是初中那一大幫粗老爺們。與他們聊天,打游戲,看電影,吃夜宵,才感覺到真正的合群,真正的有樂趣。“我不合群,我要改嗎?”在這場辯論的最后顏如晶舉了一個例子,提到了美洲野牛。美洲野牛是群居動物,移居時總是跟在同伴身后,因為生怕走丟所以盯緊了前面一頭牛的屁股,沿途的風景對它而言并不重要。或許它相信,與同伴一起抵達的地方會有更美麗的風景在等著自己。

合群的人,會找到與他合群的人;不合群的人,同樣也會找到和他一樣不合群的人。我只想說,不合群,不代表他想孤立自己,不代表他與世隔絕,他也需要圈子,只不過這個圈子不容易找到。

合群也好,不合群也罷,都是自己的選擇。你問我,我會不會改?我堅定地告訴你,我做自己。

關于“死”的一些思考

最近在學校聽到附近有辦喪事的聲音,白天傳過來的聲音很熟悉,確實是有人家在辦喪事。臨近年關,馬上就是農歷新年的到來,在這個原本團團圓圓的喜慶時刻,家里突然遭遇這樣的變故,年還會怎么過呢?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解到這樣的事情了,不止一次看見臨近除夕,仍有人離我們遠去,留給親人以無盡的悲傷。也曾看到過比較“幸運”的,過完年,與家人團團圓圓之后不久,在春節里離去的。別人家里還洋溢著新年的喜氣氛圍,而他們家早已用白綢取代了紅燈籠,我奶奶了解之后,感慨道:也挺好的,起碼讓他過完了年。

團圓之際,喜慶之時,卻遭遇如此不幸,不禁讓人咋舌。前些天在網上買的《北野武的小酒館》到了,看了第一節,講的是生死的關系。“人死了只意味著不復存在,既沒有什么天堂,也沒有什么地獄,死人會簡單地消失在活人的記憶中。”

我的外公,是在我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去世的。聽母親說,當天晚上外公在鞭炮廠做事,不小心引爆了旁邊的火藥,雖然人送到了醫院,但是沒有挺過來。我那時候對死沒有任何概念。在靈堂上,我姑婆(外公的妹妹)問我,你知道外公去哪兒了嗎?我搖搖頭,其實他就躺在我旁邊的壽材里。以后再去外婆家,只在外婆房里看見掛在墻上的外公的照片。

真正讓我覺得死的存在和死的概念,是我家一個鄰居的離去。前一天晚上,他去他家里的菜地,第二天一早,家附近就圍了許多人,聲音很大,只看到幾個中年男子扛著一個人出來。昨天還是活生生的五六十歲的老人,今天卻成了白布下的沒有氣息的人。當時我便覺得不可思議,同時也感到可怕,平常如此善良和藹的一個老人,家里只有他一個人,去世時沒人發現。

一個隨著自然規律而老去最終離去的人,與突發意外而離去的相比,后者給親人帶來的痛苦是難以想象的。一聲不吭,毫無預兆,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不經意間就離人而去。

有時候躺在床上,我會想,如果我死了會怎么樣。會不會立刻投胎轉世,會不會有靈魂出現。死,關于人的死,是一個很大的話題。我能唯一確定的是我畏懼死亡,我渴望活著。因為我牽掛著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的親人和朋友也牽掛著我。

咱們中國崇尚“落葉歸根”,鄉下人更是特別注重喪事的籌辦。聽到班主任說過這樣一件事,她們村那邊有戶人家辦喪事,去世的是家里的一個老人,班主任的丈夫去他家祭拜,回來之后說,那里的人太迂腐了,居然不火化。我當時聽到之后,和班主任是同樣的反應,這怎么是迂腐呢?中國人重視入土為安,土是人最后的歸宿,這種傳統觀念扎根中國這么久,土葬是很正常的。但是最后還是火化了,就因為那個去世的人,是村長,是黨員,服從國家進行火葬。(《中國為什么強制推行火葬?》)

我并不是很贊同北野武說的:

死人會非常簡單地消失于活人的記憶中。

我外公是先于我姥姥去世的,當然我姥姥目前還健在。她聽到自己的兒子的噩耗時,心里會有怎樣復雜的情感?喪事辦完后,姥姥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依然如此,和外公去世前的神態、心情、行為完全不同。經常一個人坐在門口,望著外面,總想著自己的兒子會從遠方回來……一個人若在生前是你牽掛的人、愛的人,在她/他去世后,你對她/他的牽掛與思念只會增多不會減少,這是中國人幾千年來形成的民族性格。每年到了春節,逝者的生日,清明時節,都會準備好酒好菜,親自去墳前祭掃,七月十五中元節,更是寄托對逝者的懷念。以前小時候,嫌山上太遠,每次到清明等時刻,父親和爺爺要我一起去山上祭掃,我都不情愿,因此經常遭到父親的訓斥,現在想想,可能是這個原因吧。

逝者已去,生者還在。既然他來過,他經歷過,與我們有過交集,就應該活在我們的記憶里。生時,我們互相關心懷念;逝后,我們更加懷念。

相比北方,我更喜歡南方的冬天

我沒有去過北方,不知道那里的冬天是什么樣子的。只是有一個在北方讀大學的朋友告訴我,北方的暖氣供應很好,冬天在寢室,穿一條五分褲便足夠了。不過相比這樣,我更喜歡南方的冬天。

怎么說呢?畢竟南方靠近太平洋,冬天盡管是干燥的,但也是多雨的。我喜歡在冬天里看淅淅瀝瀝的小雨,隱隱約約之中,就有點像小雪花的感覺。冬天的雨,不像夏天那樣來得猛烈,去得也快,冬天的雨像一個不勝嬌羞的少女,總是在人們不經意間展露她的容顏,又遲遲不會離去,似乎對南方的冬天也有留戀。

南方的雪,對于土生土長的南方人來說,是“活久見”的新奇玩意。可能北方初春都還在飄著鵝毛大雪,而南方早已見枝頭嫩芽。見雪見的少的人,定會對雪有特殊的感情,有特殊的盼望,而北方人對下雪應該已是司空見慣的了吧,自然而然便覺得沒有那么的新鮮。人總要對某些東西充滿期望,也要對某些事充滿好奇。生為南方人,自然會對下雪充滿期望與好奇,自然也會更喜歡南方的冬天。

冬天最暖和的地方是哪里?北方人可能會說,在有暖氣的屋子里,而南方人則會說,是在被窩里。厚厚的被子,再蓋上厚厚的毯子,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哈一口氣都不容易跑掉,誰會說不暖和呢?不過,正因為這樣,我們南方人一到冬天就養成了賴床的毛病,不敢掀起被子,不敢穿上冰冷的衣服,不敢出門面對刺骨的寒風。在童年,冬天的時候經常被母親掀開被子,將衣服扔到床上,這時候,不想起床也得起,不想穿衣也得穿。

生為南方人,始終對南方有親切感,有依賴感。冬天,僅僅是一部分。

我所理解的音樂Music

音樂,music,是個什么東西?戴上耳機,調到合適的音量,那聲音悄悄進入你的耳朵,悄悄觸碰你的神經,撫摸著你的心靈。音符的跳動,無形卻有力。

我是個俗人,對音樂一竅不通,只會簡單的“哆瑞咪發嗦啦西”,除此之外,就只會聽了。他們說音樂分很多種類,情歌、兒歌、民謠,在我這個俗人眼里,只有一種音樂,那叫做——好聽的音樂。

然而自己也說不上好聽是個什么標準。聽趙雷的《理想》,我眼前浮現的是一個追逐夢想但一次又一次被現實擊倒的少年,在大雪紛飛的夜里,坐在公交車上,他的臉上帶著無奈與失落,但他并沒有氣餒,沒有放棄,眼里仍有夢想。聽筷子兄弟的《父親》,哪次沒有落淚?哪次心里沒有受到震撼?“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我們一向習慣了伸手,但有誰想過你手上的東西的分量?好聽的歌,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我希望,能引起我心靈的共鳴,如同鐘子期與伯牙一般,心靈上的朋友,知音。

我喜歡在疲憊的時候,聆聽淡雅的純音樂,沒有歌詞的渲染,只有音符的跳動。它如同小溪一般緩緩流進我的心里,潺潺動人。疲憊的時候,心靈得到放松,緊繃又疲倦的神經被音樂撫摸,疲倦的人也回到了凈土。

音樂是個什么東西,我無法回答,可能它是個神奇的東西。讓傷心的人忘卻痛苦,讓頹廢的人變得振作,讓勇敢的人更加勇敢,讓堅持的人繼續堅持。

這便是我所理解的音樂。

又一次折騰博客,這次換主題了


正如文章標題所說,我又換主題了。上一次換主題是6月份的時候,花錢買了Begin正版主題,剛開始是喜歡Begin大氣的風格,功能多,樣式好看,特別是方框式的評論框,知更鳥大神真厲害!但是我覺得我希望我博客偏向文字類,而不是“大雜燴”,我喜歡寫,喜歡寫文章,用Begin的話,就感覺大材小用了;而且Begin主題好多人在用,我也有點審美疲勞了。

之所以看上官方Twenty Twelve主題,是因為我覺得它比較適合文字類的博客,專注寫作,寫日記,淡淡的風格,我也喜歡;雖然單調但不落俗套。知道我換了主題的幾個朋友都說,體驗效果更好了(完全沒有貶低Begin主題的意思)。這個主題呢,純代碼,圖片少,功能少,但是寫博客足夠了;正因為功能不多,不繁雜,網站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不過我發現官方主題文件里,注釋挺多的。

很早之前就看到許多博主用Twenty Twelve主題,比如說:
土木壇子?夜闌靜?尺宅即江湖 靈塵居?佐仔志?……
以上這些博主用的都是這個主題。簡單,不落俗套,文章又寫得好,學習的榜樣。

明月登樓博主曾說的,博客最主要的還是內容,其余都是修飾,內容才是王道。我也會盡我所能寫出好的文章來,讓大家不虛此行。

愛好也能“當飯吃”:本站成功通過Google AdSense審核!

現在,您的網站?http://www.qqlmxu.live?已準備就緒,可以開始展示 AdSense 廣告為您創收了。

如圖所示,本站順利通過Google AdSense審核!

感謝申請期間給予我幫助和指導的各位朋友!

如果本站投放的廣告影響到各位朋友的閱讀感受,還請見諒!如有閑情,還可以幫忙點點廣告~

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倚老賣老釋義:仗著歲數大,擺老資格。輕視別人。帶有貶義味道。賣:賣弄。仗著歲數大,擺老資格。凡是仗著自己的經驗或功績主觀的去處理事情的,都可以用此語。出自《謝金吾》。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經歷的倚老賣老事件了。

在超市買菜,我手里就提了一袋子未稱重的辣椒,準備去服務員那里稱重標價錢。前面人比較多,我就站在他們后面排著隊,一個老太太推著個購物車直接插到前面,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的菜放到稱重臺上,也沒有顧及后面人的感受。我真是敢怒而不敢言,說出來吧又怕人說不尊老,只能忍著。但是,這老太太旁邊還有一個五歲的小男孩一直看著。

一個月前,我去一個面館吃面。大早上的人多,都是急著吃完去上班,我同樣是排著隊,等老板娘弄完別人的面我才開口,誰知旁邊徑直走來一個中年男性,看到人這么多,對著老板娘喊:“先弄我的面,先弄我的……”老板娘也沒有搭理他,繼續做自己的事,那個男的見插隊無果,灰溜溜地跑了。

昨天,我和同學去理發店理發,人多,我和同學坐在店里排隊等候,大概是有四個人等著理發。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大爺,帶著他孫女進來了,同樣看見這么多人,笑著對理發店老板說,這么多人,下次可要把店門鎖了,別讓其他人進來。操著一口不錯的普通話,逗他孫女玩去了。

我非常樂于在公共場合給老人讓座,但對某些搶位子時彪悍得對周圍人又推又搡,搶不到位后立馬倚老賣老裝孱弱的準老人,是真心不想讓。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優良傳統,但“老”的標準因人而異,他們推搡人、攻擊人、謾罵人的氣力那么足,十個年輕人也不如,哪有一點老人的樣子呢?在家庭中,也最怕有一種老人:在對待你時,把你當成孩子去壓制、去管教,但希望你面對他時,你能把他當老人去服從和尊重。這真是典型的雙重標準…..老不老的,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得活成個人樣兒。活得像個樣兒的人,不管老人、年輕人還是小孩,都會受到尊重的。——轉自搜狐網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不管是那位想插隊吃面的中年人,還是那個嫌人多要理發的老大爺,都是毫不尊重他人的感受,只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一副倚老賣老的樣子。那位插我隊買菜的老太,更是將“倚老賣老”發揮到極致。常說尊老愛幼是中華優秀美德,很多人也這樣做了,但是“為老不尊”也是一個常見的社會現象。為人長輩,不以身作則,沒有起好榜樣作用,又有什么資格教育自己的后代要尊老愛幼呢?中國老齡化嚴重,老年人口不斷增加,社會上倚老賣老的現象層出不窮,難道因為自己是老年人群,就應受到特殊優待嗎?國家就應該容忍“倚老賣老”這種現象嗎?

另外還想再吐槽一個事。早上在學校食堂吃面,在教工食堂打飯窗口那,看到一個老師拿著自己的碗,越過后面排隊的人,伸到打飯窗口,“給我弄碗面!”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見了,以前更是看到學校領導這樣做。從他們后面走過去的學生,看到了這一幕,會有何想法。

童年時做過的傻事與游戲(二)

上篇文章只提到兩個游戲——“抓人”和“mā jiō jī”,這兩天又回憶了下童年,發現玩的游戲著實不多。捉迷藏玩的不少,不過還是太乏味,在四層高的教學樓里躲,躲得不容易,捉的人更不容易。還有常見的“123木頭人”,這個在我小時候玩的不是很多。

以前學校小賣部經常賣一些游戲卡片,有銀行卡那么大,沒記錯的話是五毛錢一包,每包里面有五張卡片,花花綠綠的,大多數是《賽爾號》、《洛克王國》里的游戲人物。小學時期,一天的零花錢也就一塊錢,有時候禁不住零食誘惑,一個上午就用掉了,省著點的時候,上午五毛,下午五毛。看著那些零花錢十幾塊一天的土豪,望塵莫及。我也曾狂熱地收集那些卡片,零食都沒吃,天天拿一塊錢買兩包,主要是用來與同學PK。

找一塊小平地,各自放一張卡片在臺階上,露出一部分,用手拍出去,最遠的人獲勝,而其他卡片就歸獲勝者。每個人褲兜里都是裝滿了卡片,新的舊的都有,玩幾盤下來,雙手都是黑的,臉上總是笑嘻嘻的,玩得不亦樂乎。可能當時好勝心強,不忍心看我口袋里的卡片越來越少,就在家里搞了個小把戲。把三四張卡片用膠布粘在一起,增加它的重量,果然之后每次都拍得特別遠,但最后被同學發現了,我也就不好意思再玩了。好像一直到小學五年級,我幾百張卡片全被我媽扔掉了,我也沒有感到傷心。

動畫片真的是太詭異了。《火力少年王》之類的動畫片,看了之后萌發一股“悠悠球熱”(溜溜球?),我也不例外地參與其中。省吃儉用買了好幾個悠悠球,還在電視上學那些特別牛逼的招式,也幻想著玩悠悠球能召喚出所謂的精靈來,可惜動畫就是動畫,騙起小孩子來不眨眼,招式沒學會幾個,精靈沒召喚出來,還花了這么多錢。

從家去學校的這段路上,有個地方旁邊搞建筑,囤積了許多細沙。每天傍晚放學,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和幾個同學到這沙地上玩沙子,玩累了就坐在旁邊做作業。總有那么一種感覺,回家之前把作業做完就沒有負擔和心理壓力了,幾乎每次到這玩,都會把作業做完再回家,當時也是夠蠢的。不過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做作業,不做完我就不會去吃飯,沒人強迫我,可能是自己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吧。

我很慶幸,小學時期沒有受電子產品的太大影響。我2002年出生,到四五歲那會,也就是2006年左右,我爸媽都還沒有手機,我媽那時候沒工作,我爸工作地也不遠,因此有沒有手機都無所謂。小學三四年級,我媽用的是一部3G手機,按鍵帶手寫筆,有照相錄音等功能,也有那經典的手機QQ。我爸用的是一部黑色的諾基亞按鍵手機,我經常拿著它撥打電視上那些廣告電話。這個時候,我都還沒見過智能手機,更別說用了。我小叔房里有一臺笨重的忘記什么牌子的臺式電腦,據說是我小叔威脅我爺爺,不買就不吃飯,最后給他買了這電腦。對于這電腦,我使用的不多,記得最清楚的是我爺爺用這電腦查liu合彩,還把一些資料打印出來(前兩年他買liu合彩中了幾千塊,自己買了臺聯想平板,平時看看視頻,新聞,看看liu合彩,最近還學會了逛淘寶)。我的QQ號是我小叔在2010年幫我注冊的,一個九位號,一直用到現在。第一個網名也是小叔給我取的,叫“小酷”,后來沒幾天,我不知廉恥地改為了“大帥哥”……曾經風靡一時的搶車位、好友買賣等游戲,現在也就QQ農場和牧場還活躍點。

 

[mark_b]好友買賣是騰訊公司開發的一款QQ空間小游戲。QQ游戲中,玩家可以把好友當作奴隸進行買賣,奴隸的身價會因此上升,也能靠買賣好友賺取更多的現金。在游戲中,玩家只能買QQ好友中已開通QQ空間的用戶。 只要玩家的現金大于好友的身價,就能買他為奴隸,無論他當前的主人是誰,都把他買下。買賣好友的同時,他的身價會自動提高,而他的好友從玩家手上再次買走時,除去人人口交易稅,奴隸自己的收益之外,大部分的獲利就歸玩家了。[/mark_b]

我家真正擁有電腦是在2014年的下半年,我讀初一的時候。估計我爸媽是故意而為之,明知道我初中住宿在校,就買了電腦。大概是兩千七百元,華碩的主機,戴爾的顯卡,飛利浦的顯示屏,駭客帝國的鼠標和鍵盤……用了四年多,現在依然運行流暢(配置圖放假補上)。自從家里有了電腦,我爸用它看電視看電影,斗地主打麻將;我妹妹用來看電視,玩游戲;而我媽則是看看電視逛逛淘寶;至于我那時候,就是普通的聊聊天看看電視,游戲玩得少,時間也少,不上癮,沒有特別喜歡玩的。現在的小孩子,四五歲就接觸了各種電子產品,吃雞王者之類的游戲無師自通,玩得飛起,受毒害不淺。

看來我的記憶力不但沒有下降,反而還提高了,暫時回憶起這些,以后再慢慢補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