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一)

(1)
據說《流浪地球》票房四十多億了吧,中國科幻確實在崛起了。但是,《流浪地球》是在春節期間上映,春節檔的票價比平常貴得多,這會不會是造成它高票房的原因之一呢?

單單靠票房的多少來評判電影的受歡迎程度會不會有所偏差呢?我想應該是有的,不過一直以來好像都是這樣。如果按照觀影人數,或者說賣出的電影票數量來比較,是否更合理呢?

繼續閱讀碎碎念(一)

兒行千里母擔憂

看了一期《奇葩說》,深有感觸,這一期的辯題是:
“生活在外地,過得開不開心要不要和父母說?”

不從辯論的角度,從為人子女的角度說一說。盡管我沒有在外地學習或生活的經歷,但就我而言,與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開心的也好,煩心的也罷,都是很有必要的。

繼續閱讀兒行千里母擔憂

何大仙

和同寢室的一個同學聊天,他談到他們家鄉那邊的一些事。他覺得現在很少有人在乎宗族關系,重視宗族文化,但他們家那邊不一樣,那兒大多數人姓李,同姓的人經常按輩分稱呼,很少直呼其名,對于這個,我沒有發表什么看法,宗族文化保留到現在,優缺共存,各地文化風俗不同,有人淡漠有人重視罷了。
繼續閱讀何大仙

撤掉谷歌廣告

撤掉了谷歌廣告,是不是看上去更清爽了?

2019年1月中旬通過谷歌廣告聯盟的審核,到現在,已經有10刀左右的收益了,官方也給我郵寄PIN碼了,不過收不收得到就不一定了。

玩夠了,現在就撤掉了谷歌廣告。本來就沒想著靠博客賺錢,沒想著用博客賺錢。申請谷歌廣告都是玩一玩。

玩夠了,繼續保持寫作,保持向上,一切煩心事都忘掉,加油!

我談品牌貨

在雜志上看到過這樣一句話:

奢侈品是給窮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嗎?我覺得有理。富人用慣了貴的東西,再貴點也無所謂了,而窮人不一樣,他們攢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資才買得起的東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這么說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對品牌貨、雜牌貨沒有任何概念。小時候沒用過什么電子產品,唯一的一塊電子手表都是我媽在街頭兩元店買的,藍色的,用的還挺久。而買衣服買鞋子,那時候(10年前)哪有現在這么多的品牌童裝,況且我爸媽那時候工資也不高。僅僅只是我媽指著這件那件衣服問我,喜歡不?喜歡。穿著舒服不?舒服。差不多就買了。六年級的時候,休國慶節,在我姑姑家住了幾天,穿回了一雙我哥新買沒穿多久就穿不下的鞋子回來了,穿了大半年我才知道那是一雙幾百塊的特步運動鞋。

繼續閱讀我談品牌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