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歸檔: 玻利維亞

“斑馬人”項目:對邊緣青年的思考

2017年12月,在玻利維亞的第三大城市拉巴斯,265位青年參與了一個名為“斑馬人”的項目,所謂斑馬人項目,即扮演一位肩負社會責任的小丑,以斑馬服裝形式,出現在早晚交通高峰期間,引導人們合理安全出行。

這個活動由政府發起,旨在關注城市邊緣青年的社會創新活動,而邊緣青年指的是那些家庭破碎或經濟窘迫的年輕人。從教育的角度來看,該市政府大膽創新,創新新型教育方式,積極引導年輕人從這份工作中學習到“軟性的”工作技能,比如按時上班,按時學習,通過與街頭各色人物的談話,還能學習如何與人進行復雜的溝通。

從管理的角度來講,市政府同樣大膽創新,創新新型的管理方式,面對早晚的交通高峰,擁擠的車輛,斑馬人引導行人穿越人行橫道時,會跳起舞;看到司機想闖紅燈時,立刻上前,用搞笑古怪的動作及時勸阻,并加以合理的法律教育。

斑馬人項目將那些滑入社會邊緣的青年人領上公共性很強的崗位,每個月還有688玻利維亞諾(相當于100美元)的津貼,在一項公共調查中,80%的人說假如沒有斑馬人,拉巴斯的車輛與行人出行狀況將會更糟糕,斑馬人項目是一種愛的教育。隨著現代經濟的迅速發展,如何處理車輛增多,交通秩序混亂等問題,玻利維亞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借鑒,但是我們也應關注到我國目前有不少的邊緣青年,談及邊緣青年,我便想起了《遲到的一篇文章-快手等app何去何從?》中的那些快手自虐少年。現如今邊緣青年農村居多,大多缺乏家庭父母合理的管理與教育,容易受到別人的影響,再就是由于家庭經濟原因,得不到好的教育,過早的進入社會,便成了所謂的邊緣青年。更何況近年來網絡直播行業的興起,許多年輕人包括邊緣青年在內,走上了網絡直播道路,為博得大眾的眼球,獲得高關注度,自然而然就有了快手中令人惡心的視頻。

我認為,邊緣青年存在的原因有二。主是教育,次是經濟。國家有關部門應及時加大教育普及力度,農村教育水平爭取趕上城市教育水平,在普及知識的同時,不要忘了對人的教育,光有知識的灌輸而無素質的提高是遠遠不夠的。而對于那些未曾接受過教育的人來說,實施可行的“再教育”是很有必要的,目的是提高素質,學會生存技能。經濟方面,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推動城與村的經濟共同發展,縮小城鄉差距,讓農村百姓有能力給孩子好的教育,好的人生,好的未來。

希望不久后的某一天,不再有“邊緣青年”這一名詞。而都是平等相待的普通青年。

Related Posts